智力经济时代三大智力载体之城市载体(3)
http://www.funxun.com房讯网2015-9-25 8:45:52
分享到:
[提要]第四次变革为人类拉开了智力经济时代的大幕。这是一个用智力来克服边际收益递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力整合要素与资源再创奇迹的时代。

智力经济时代三大智力载体之城市载体

中央智力区(Central Intelligence District)

  第四次变革为人类拉开了智力经济时代的大幕。这是一个用智力来克服边际收益递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力整合要素与资源再创奇迹的时代。智力经济时代中,蕴含智力的三大载体是:(1)中央智力架构师,(2)第四产业,(3)中央智力区(Central Intelligence District,简称CID)。这三大载体代表着这个时代企业、产业和城市的竞争核心和发展方向。

  城的研究,借助城乡比对,源自人文关切。本文沿着这个思路,来引出城市的智力载体--中央智力区(CID)。

  一、"城市核"理论:产业驱动的多核分布式、复合型发展

  城市和乡村相伴而生,所不同的是,乡村是无核的,城市则是有核的。乡村农民的特点是同而不和,他们在村庄里聚居,只是抱团取暖。所以,自古及今,乡村社会都是简单而松散的,没有大的改观,也难有大的发展。城市则不然,自从诞生之日起,就充满变数,不断演进,蓬勃发展。在广袤的原野上,你可以看到无数雷同的村庄,但你却很难找到两个一样的城市,赋予城市个性与活力的正是城市的"核"。

  农村离开城市尚且苟活,城市独立存在必死无疑。村庄里的农民以种地为生,靠天吃饭,在相对封闭的小天地里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城市里的人以打工为生,靠人吃饭,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来自外部。这决定了城市必然是一个开放的系统,需要"核"来聚放各种资源。

  核是具有资源聚放能力的社会机制。核既可以是一种政治机制,也可以是一种经济机制,更可能是某种政治机制和经济机制的结合。古代的皇帝、都护、领主、土司等就是城市的政治之核。福特汽车对于底特律,波音公司之于西雅图,就是所在城市的经济之核。核的多样性决定了城市的多样性。

  因此,对于产业的发展,不要只盯住产业本身,而要盯住产业发展的核心要素,推动核心要素的集聚发展,可以使发展产业事半功倍、健康有序。对于城市的发展,不要只盯住城市问题本身,而要盯住城市的发展核,依据城市功能布局,将城市发展核具象化,载体化,通过城市发展核对资源的聚放,实现城市人口和功能的再布局,以解决城市的发展问题。

  纵观城市发展史,工业革命之前,城市是单核的。早期的城市无一例外都是以政治权力为发展核。城市的命运因政治的兴衰而起伏。很多着名的古代城市就是在王朝的更迭中灰飞烟灭的。城市的发展仰仗于政治权力,直至今日仍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世界上诸多国家的首都一支独大,譬如法国、英国、日本、埃及、墨西哥等。法国全境基本上被分为大巴黎地区(法兰西岛IDF)和外省地区。大巴黎地区只是法国22个大区中的一个,却集中了法国(6500万人)近18.5%的人口,是法国政治、经济、文化和商业中心。在中国,城市的行政级别也基本决定着城市的面积、人口和经济体量,自古至今都是这样。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发达省份,其计划单列市与省会城市难分伯仲,譬如广东的深圳和广州、江苏的苏州和南京、福建的厦门和福州、山东的青岛和济南、辽宁的大连和沈阳等,大部分省会城市都是省内最大的城市。在城市经济功能不发达的历史时期,政权等级则完全决定着所在城市的规模和能级,比如三国吴国都城建业(南京)、汉唐的长安、明清的北京等。

  工业革命之后,城市的经济功能凸显。工厂成为具有凝聚力与辐射力的新的城市之核。那些迈进工业化门槛的城市形成了政治和经济的双核体系。城市由消费型向生产型转变,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工厂作为城市之核,以市场作为拓展媒介,突破了行政区划对城市发展的限制,在更大的范围内整合和利用资源。市场的边界有多大,就意味着城市拓展规模有多大。工业化进程拉开了城市间竞争的大幕。资本、技术、劳动力这三大生产要素成为城市竞争的主题。竞争使城市分化成区域性城市、全国性城市和国际化城市三个能级。城市在全球范围的竞争,彻底突破了区域甚至国家行政级别的局限,使政治之核在城市发展中的作用下降,越来越多的像纽约、洛杉矶、法兰克福、慕尼黑、米兰、巴塞罗那、迪拜、悉尼、圣保罗、加尔各答、上海、香港这样的非首都城市开始跻身国际大都市的行列。

 

 

  二战以后,政治和工厂双核驱动已经不能满足城市竞争的需要。只有那些功能齐备的综合性城市才能获得竞争优势,多核城市无疑具有更加多彩的个性、丰富的功能和复合的发展动力。在全球化的舞台上,城市之核向多元化发展,政治之核、文化之核、科技之核、金融之核、智力之核等成为城市增强竞争力的滂湃动力源。如何将这些城市发展核激活,进行科学布局,协调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我们的答案是:"产业驱动的多核分布式、复合型发展"。

  过去几十年,中国城市发展的逻辑是增量化的"摊大饼"模式。基于城市功能扩张的需要,既有城市空间快速"饱和",在周边开辟新区,不断扩大城市面积。然而,城市并不是可以无限度扩张的,当城市达到一定的规模,其资源利用效率下降,城市综合运行成本升高,城市病加剧,城市生活舒适感和幸福感便荡然无存。

  通过对于城市发展史的全景研究,以及对乡村与城市的对比思考,我们发现城市的发展核是一座城市与生俱来的,是城市创生发展的动力源泉。它帮助城市进行资源的聚放和个性的彰显。城市发展核的演进决定了城市的发展动力和活力,发展核的布局决定了城市的功能布局和运转效率。抓住城市的发展核,是根本解决城市问题的突破口。随着城市的演进,行政功能和政治之核始终存在,其它功能和发展核的作用逐步凸显和变化。城市的非行政功能需要对应主导产业的驱动,主导产业驱动的复合型城市功能区便是区域产业与城市融合发展的"核"。单中心、放射状、摊大饼发展模式不可持续,老城区和工业区双中心发展的模式业已过时,现代大型都市应当走"多核布局、散射分布、功能复合"的发展道路。因此,"产业驱动的多核复合型城市"是未来大中型城市的发展方向。

  二、城市旧改更新的目标载体:产业与城市功能综合体

  城的研究,借助城乡比对,源自人文关切。

  城市和乡村一样古老,在乡村不难找到传承数百年的家族,在城市里却无法寻觅在一处宅子里坚守三五代的人家。乡下人是有根的,这个根多是物象的,是固定的,也许是家中慈祥的老宅,也许是院内温情的古井,也许是村口淡定的大槐,中国乡村文明中固化的这份乡情、乡思和乡恋,便是乡下人的"根"。城里人犹如浮萍,飘摇浮沉。城里人的"根"是家庭,以父母和家庭成员为核心,而人是会随着事件和资源迁移的,很难持续停留在固定的位置。城里人和乡下人的不同,折射出城市和农村的差异。城市人的流动飘摇注定了城市物异人非的快速变迁。

  城市的特点是不停地流动和变化。城里人随着教育、职业、婚嫁、养老、固定资产变更等事件和诉求,不停地在城市里或者城市间折腾。在不经意间,单位的同事换了一拨又一拨,周围的邻居变了一茬又一茬,不知不觉中,周围就拓移了几条新路,拆建了几幢高楼。回到故乡,出生的平房小院,小巷拐角处的古树,旁边大院的"大森林",小街对面的小河沟等等已全没了踪影,连周边定位的坐标都模糊了,留下的反倒是相对清晰的记忆。城市中物和人的变化与更新速度快得令人不可思议。只需一二十年,城市一些区域就可以面貌一新或者物是人非。这就是城市,对任何人来说,都是熟悉而陌生的。离人思念家乡,但真正回去了,却发现家乡只存留在记忆当中,再也回不去了。

  不必忧伤,不停地变化、衰落与更新恰恰是一座城市自我新陈代谢的过程,是城市不断发展演进的常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城区会变老,社区会退化。一个城区的退化周期通常有30-50年,这是一个城市建筑设施自然老化的过程,也是一个社区人文生态衰败和转移的结果。世界上的许多城市,残存大量老城区,曾经风光一时,几十年后却破落不堪。城市里最贫困的人以最简陋的生存方式盘踞在城市最值钱的风水宝地,成为令这些城市的市长难堪而头疼的事情。旧城改造与更新是根本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通过旧城改造,盘活资源并消除贫困,城市脱胎换骨,涅磐新生,是城市政府的责任。城市在变化当中走向衰败,又在衰败之后改造更新。旧城的改造更新是循环更替、永无止境的,这为城市建设者提供了不竭的市场机会。

  城市的变,源自于城里人的生存竞争。这种竞争既是生存空间的竞争也是谋生手段的竞争。因此,旧城的改造与更新的落脚点一定要落实在"人"上,而不是浮在"城"上。一个人每天24小时,所有的时间有且仅有两大类:生活时间和工作时间。也有人说人有两种时间,一种是用来赚钱的,另一种是用来消费的。也许每个人两类时间的占比有巨大差异,也许有的人两类时间有较大重叠,但工作和生活无疑是现代人最核心的人本需求。还记得人类定居时的期许吗?城--是人类建立的属于自己的"家园"。城要满足人最核心的人本需求,既要优化城市的生存空间,又要解决城市人的谋生问题,不可顾此失彼。目前,城市旧改具体实施过程中出现的许多矛盾,除了拆迁以外,多是由于第二个问题没有解决好,或者将两个问题区隔化。要同时解决好这两个问题,就需要在同一个空间内,打造融合了产业功能和城市功能的复合载体。"产业与城市功能综合体"是旧城改造与更新的目标载体。

  曾经讨论过,"产城融合"本身就是个伪命题,因为产业与城市本来就是,也应该是相互融合、相互协同、相互促进的。然而,城市中的产业功能和城市功能却各有侧重,产业功能是为"法人"或企业主体服务的,包括产业载体空间打造,软、硬件产业配套,企业服务体系与平台建设等;城市功能是为"自然人"或企业员工服务的,包括居住空间打造,消费休娱空间打造,公共服务机构引入,软、硬件生活配套等。对人来讲,工作是拉动个人与家庭生活与消费正常运转和品质提升的基础;对城来讲,企业是城市经济之核或产业之核的创富主体。因此,在一个"产业与城市功能综合体"中,要以产业功能打造为主导,以城市功能提升为驱动,为两种"人"建立功能完善、内外循环的产业与消费生态系统。因此,启迪协信倡导"产住商集成一体化"的开发模式,专注走"产业驱动的城市更新"发展道路。

  三、产城功能综合体的航标:"中央智力区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城市老城区的旧改更新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载体抓手。历史总有相似性,关键环节总是难以逾越,中国三十多年的城市变迁更像是把发达国家二三百年的城市发展历程快进了一遍。上世纪八十年代,主要是改造扩建大型的专业批发市场;九十年代,主要是步行街、商业街为代表的城市商业区改扩建。那个年代是中国社会积压了几十年的消费势能快速释放的年代,因此城市旧改的目标载体主要以满足城市消费功能为主,只是业态在不断升级,功能本质是一样的;进入新世纪的前十年,中大型的城市都在力图打造自己的中央商务区(CBD),提升城市现代化水平和国际化品位。CBD以总部大楼、甲级写字楼、高端公寓、商务酒店等高端业态组成。相对于商业街区,CBD已开始由城市消费功能向产业服务功能转变。然而,CBD本质上仍然是基于城市功能,面向企业商务需求和高端人群消费需求,进行业态升级的高端商业载体。显然,再高端的CBD也将无法满足未来城市对产城功能复合载体的需求。

  当前以及未来,中国中大型城市核心区以及次核心区改造更新的目标载体,是以产业功能为主导、城市功能为驱动的产城功能综合体。产城功能综合体的核心在于产业功能的设置,而产业功能设置的依据是所注入的主导产业及相关产业资源。因此,主导产业便是一个产城功能综合体的灵魂。那么,什么样的产业代表了智力经济时代的产业演进趋势?什么样的产业最适合在城市的核心区发展?我们的答案是:第四产业。

  以第四产业为主导产业的产城功能综合体,叫做中央智力区(Central Intelligence District,简称CID)。《论"第四次变革"》中指出:第四次变革的逻辑内核是智力与生产要素的有效结合。概括来讲,CID作为城市新的发展核,为城市中的人、企业以及城市本身,甚至城市所在的城市群,提供智力资源集聚和生产要素结合的空间载体和机制环境。

  第四产业作为智力经济时代的产业载体,之前已有较为深入的研究(参看《定论"第四产业"》)。通过对产业经济史的全景研究,我们对第四产业的理解,又有了更为系统、深刻的理解。由于篇幅所限,下篇文章将对CID以及第四产业给予进一步阐述。敬请期待……

(社科文献出版社 经管分社 许秀江博士 于飞博士启迪协信科技产业研究院 产业研究总监 张晓康博士)

来源:房讯网

编辑:koko

分享到:
推荐阅读
推荐楼盘

· 华贸·Office Club [朝阳区]

· 中航国际广场 [亦庄开发区]

· 国锐·境界 [密云区]

· 北京经开·壹中心 [大兴区]

· 华腾拓展商务楼 [丰台区]

· 华腾劲松商务楼 [朝阳区]

· 华腾旌凯写字楼 [朝阳区]

· 北京经开·智汇园 [通州区]

· 奥北科技园 [海淀区]

· 阳光·We+中心 [西城区]

出租行情
出售行情
房讯网关于版权事宜声明:


关于房讯-媒体报道-加盟房讯-广告服务-友情链接-联系方式
房讯网 版权所有 2001-2015
京ICP证100716号
广告服务:010-87768550 采编中心:010-87768660 技术支持:010-87769770